• <dl id="ri27m"></dl>
  • <dl id="ri27m"></dl>

    <mark id="ri27m"></mark><small id="ri27m"></small>
     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1.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1. <div id="ri27m"><tr id="ri27m"></tr></div>
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<dl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
          <div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div>
        2. <li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li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sup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3. <dl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dl>
        4. <div id="ri27m"></div>
         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5.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6. 新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慶余年 > 第九十八章 老掌柜
              那名主事跪在地上,臉sè又紅又白,聽到葉家二字,他記起了面前這人的真實身份,那一絲隱藏了許多年的記憶緩緩升起,讓他又羞又愧又怒又懼。羞愧的情緒比較好理解,畢竟當年他不過是個在道旁乞食的小叫花兒,能夠混到如今這種地步,全因為葉家,而當年葉家小姐是怎么教育自己這些人的?

              至于怒懼,則是來自于他的自然反應,一種被人剝光了衣服后的羞怒感,而想到欽差大人是葉家的后人,只怕自己腦子里知道的東西,對方也一定知道,那自己還如何能夠用那些東西要脅對方?對方將蕭主事一刀砍了,難道還砍不得自己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朝廷待你們不薄。”范閑看著他,一字一句說道:“不說你們三個主事,就是一般的司庫,每年俸祿甚至比京都三品官還要多,你們還有什么不滿足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寒意:“莫非以為內庫所產全要靠你們的腦袋,這每年兩千萬兩銀子閃了你們的眼,讓你們覺得不忿,覺得自己應該多掙一些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話說到了司庫們的心底,內庫一年所產極為豐富,賣往天下諸國,為慶國帶來了巨大的利潤,雖然司庫們的待遇已是極高,但和那筆龐大的銀錢數目比較起來,他們的心里依然有些不舒服,總覺得自己這些人為朝廷掙銀子,應該分得更多才是,這才有了私下的貪贓枉法,欺壓百姓之舉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此時聽到欽差大人如此說,眾司庫雖然不敢頂嘴,但眼眸里卻出現了便是如此的意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冷笑一聲,很無情地撕去了他們的畫皮,淡淡嘲諷道:“可問題是……你們倚仗的東西,真的就是你們腦子里的東西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場間一片沉默,包括官員們在內的所有人都認可這個事實,直到范閑說道:“不要忘記了,在葉家沒有出現之前,你們知道什么?你們腦子里掌握的技術是從天下掉下來的?是神廟教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罵道:“都給我記清楚了!這是葉家教給你們的!沒有當年的葉家小姐,你們就是些廢物,繼續刨田乞討去!葉家當年是為了什么才修了這些大工坊,我看你們統統都忘記了是當著本官的面,還想用葉家教給你們的東西來要脅本官,你們要不要臉?知不知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身后的官員們面面相覷,雖然朝廷早就不追究葉家的事情,小范大人的身世也是漸漸為天下人知曉,可是這么光明正大地葉家葉家說著,終是……有些犯忌諱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此時卻顧不得這么多,一方面是怒,另一方面卻是要借這個機會,替自己正名。在這個世界上,不論做任何事情,都講究名正言順,所謂師出有名,而范閑今天痛罵司庫,刀斬人首,不論利益層面,先就道義層面已經拿了旗幟。用葉家的手藝,要脅葉家的后人,這不是忘恩負義是什么?

              那名乙坊的主事終于軟了下來,跪在地上哭嚎道:“大人,小的知錯了,請大人給小的一個機會,讓小的用當年學就的技藝為朝廷出力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雖然這位主事痛苦地哭嚎著,但眼尖的范閑卻沒有發現他的臉上有什么淚痕,反是唇角抿的緊緊的,不由冷笑了起來,知道對方依然以為自己不會繼續殺人,還以為他腦子里的東西還有用處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輕輕擊掌,掌聲將落之時,四位半百左右的老人家,被監察院的官員們拱衛著進了工坊,這些老人不是旁人,正是由中原一帶經由澹州轉回的慶余堂掌柜們!

              監察院官員擺了四張椅子,范閑起身,面無表情卻刻意恭謹地請四位掌柜坐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官員和司庫工人們都糊涂了,心想這些似乎被風一吹就倒的老家伙究竟是誰,怎么有資格與欽差大人并排坐著?那位副使馬楷雖然沒有說什么,但心里也在犯嘀咕,心想本官都站在欽差身后,這些平民好大的膽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手指在身上的蓮衣上滑過,蘸了些冰涼的雨水,涂抹在眉心中緩緩地揉著,問道:“還認得這四位是誰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葉家傾覆已經過去了將近二十年,內庫坊中的工人們早已不是當年那一批,甚至那些司庫們也沒有見過當年高高在上的葉家二十三位大掌柜,所以沒有認出來這四人是何方神圣,縱有當年的老人,但隔得太遠,也是不能辯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倒是那名跪在地面上的乙坊主事,帶著猶疑的目光在這四人的面上緩緩掃過,又低頭想了半天,忽然間似乎想到某件事情,竟是駭的雙腿一軟,本是跪著的姿式,頓時一屁股坐到了泥水之中!

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年未見,當年身為葉家小幫工的他,也花了好長的時間,才想起來面前坐的究竟是些什么人――葉家老掌柜!

              乙坊主事的身子顫抖了起來,他此時才知道為什么范閑竟然如此有恃無恐,為什么會逼著自己這些司庫們造反,為什么毫不在乎自己這些人腦子里記著的東西――原來他竟是帶著被軟禁京都的老掌柜們一起來了內庫!

              老掌柜們是些什么人?他們是當年葉家小姐的第一批學生,也是葉家后來所有師傅幫工的師傅,更是如今這些內庫司庫們的祖師爺!有這樣一批老家伙在身邊,欽差大人當然不在乎工藝失傳的問題,更不用擔心什么內庫出產質量,說句實在話,這內庫當年就是這些老掌柜們一手建起來的,怎么會沒有辦法打理?

              想通了這一點,那名主事滿臉絕望,但內心深猶自存著一絲希望,將嘴一咧,在地上往范閑處掙扎著爬了一截,哭嚎著說道:“師傅,您老人家替徒弟求求情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眾人一怔,范閑也是微微一愣,當然知道這人不是在向自己求情,順著那名主事的目光望去,發現他看著的竟是七葉,不由偏頭好奇問道:“七葉,是你當年的徒弟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七葉沉著一張臉,盯著那名主事的臉,沙啞著聲音怨毒說道:“跟我學過幾天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微微一笑,明白七葉的感受,葉家倒塌之后,二十三名老掌柜被朝廷從各處抓獲,軟禁于京都之中,而他們的弟子們有的反抗而死,有的茍延殘喘,當然,這都是人們在大禍臨頭時自己的選擇,沒有誰去怪他們。但像乙坊主事這種爬至高位的人,當年的表現肯定十分惡劣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聽到乙坊主事喊出師傅二字,一直沉默在旁的丙坊主事如遭雷擊,整個人僵在了一邊,看著坐在欽差身邊的四位老人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那些司庫之中的葉家余人們,確認了這四人的身份,驚駭之余,又有些猶有舊念的人們紛紛站了出來,又驚又喜又懼地跪在了四位老掌柜的面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四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十二叔,我是柱子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見過老掌柜的,我當年是在滁州分店打雜的伙計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雖然還有大部分的司庫和這四位老掌柜攀不上什么關系,但內庫認親大會已經是熱熱鬧鬧的開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將臉一沉,冷聲說道:“呆會兒再來認親。”他表情雖然不悅,但心里卻是安定下來,有了那十三個內jiān副主事,這幾位老掌柜余威猶在,自己對內庫的改造計劃,應該會比較順利的進行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年后復相見,工坊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傷感起來,而這種傷感卻恰到好處的沖淡了先前的緊張,唯獨是轉運司的官員們心里有些不自在,而更有些信陽方面的人物暗自冷笑,眼前這一幕如果傳到了京都,陛下對范提司只怕會有些意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乙坊主事低著頭跪在地上,心里也略感安慰,想著看這模樣,頂多受些懲處,呆會兒自己拼命認錯,欽差大人看在老葉家的份上,估計也不會再過為難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斜著眼瞥了眼遠處爐口蕭主事的尸首,心中后怕不已,幸虧蕭敬搶先出了頭,他又有些同情那廝,心想和老葉家沒有什么關系的人,在欽差大人手下果然死的干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范閑斥退了那些司庫之后,臉上浮起淺淺笑容,說道:“將這人拉下去斬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乙坊主事抬起頭來,用迷惘的眼神看了四周一眼,一時間沒有想明白這還要斬誰呢?事情難道不應該就這般了了嗎?

              直到他被監察院的官員拖了起來,這才知道欽差竟還要殺自己!本想開口喊冤,卻被一團泥土堵住了自己的嘴巴!

              看著監察院官員拖著渾身癱軟的主事出了工坊,看著地上的那道水漬,工坊里不論是官是民,是掌柜是司庫,都死寂了起來,將目光望著當中坐著的欽差大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像是根本感受不到這無數道目光一般,微低著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工坊外面傳來一記鐵器斬在肉頸上發出的悶聲,與一聲悶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坊內一嘩,馬上又陷入死一般的沉默,都知道那名乙坊主事就這么簡簡單單的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沒有沉默多久,被反綁著雙手的丙坊主事自嘲地笑了笑,臉上泛著絕望的慘白,很自覺地走到了范閑的面前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自忖自己也再無幸理,欽差大人既然用的是鎮壓工cháo的名義,那自然不會再傻到開堂審案,也根本不需要任何證據,務必要當場將自己這三個人殺死立威,才能重新讓那四位當年的老掌柜控制內庫的技術人員――三大坊的主事已死其二,自己自然就是第三個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看了他一眼,微微皺眉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丙坊主事望著他,咬牙半晌后忽然說道:“我自有取死之道,也不怨大人挖這個坑讓我跳,不過臨死之前,求大人允我問件事情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眉頭一挑,說道:“問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丙坊主事卻不再看著他,將頭一偏,望著他身邊的葉家十二掌柜,嘴唇抖了半天,才顫著聲音說道:“十二叔,我師傅……他老人家在京中可好?徒弟不孝,這些年沒有孝敬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?”十二葉眨著有些渾濁的眼睛,看著這名主事疑惑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七葉嘆了一口氣,在一旁說道:“十三的大徒弟,你當年和十二關系最好,所以他來問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十二葉大驚說道:“胡金林?你還活著?都以為當年你死了。”這位老掌柜忽然想到身邊盡是朝廷官員,這話說的有些不對勁,趕緊住了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胡金林滿臉慚容,低頭不肯言語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十二葉嘆息道:“小姐當年說過,活著總比死了好,我們這些老骨頭都在茍延殘喘,又怎么好意思怪你……只是你問十三……唉。”掌柜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前些年就已經去了,入京二十三人,如今就還剩了十五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胡金林聽聞恩師已去,全然忘了自己馬上也要死的人,面上悲容大作。范閑在一旁安靜聽著,心里也是有些異樣的情緒,葉家的老人漸漸被風吹雨打去,自己初入京都那一年時,二十三位掌柜還有十七個人,這兩年不到的時間,又死了兩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望著這座工坊四周堆著的貨料,陡然間有些走神,心想時光如水這般流著,自己什么時候才能把葉家的名字重新立起來,什么時候才能讓該死的人死去,讓該活的人重新活在慶國子民的心里?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很短的時間,他就已經清醒了過來,看著面前的丙坊主事,嘲諷說道:“雖然不知道你是在演戲,還是真的猶有舊情,不過我本來就沒打算殺你,所以不要以為你能活下來,是因為我的心軟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自忖必死的胡金林,在兩位主事伙伴慘死之后,根本沒有絲毫僥幸的念頭,忽然聽到這句話,反倒是震驚的不知如何言語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閑面無表情說道:“有罪者斬,罪小者贖,本官又不是來了結舊rì恩怨。”

          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         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          香港白小姐透码
        7.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8. <dl id="ri27m"></dl>

          <mark id="ri27m"></mark><small id="ri27m"></small>
           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  1.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ri27m"><tr id="ri27m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<dl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div>
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li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sup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4. <div id="ri27m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      5.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6.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      7. <dl id="ri27m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ri27m"></mark><small id="ri27m"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ri27m"><tr id="ri27m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<dl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li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sup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4. <div id="ri27m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5.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6. 微博猫女王的日常vip视频 都灵vs森索罗 汉诺威96vs拜仁慕尼黑直播 四川金7乐开奖查询 山东老11选5快乐彩 四川麻将 双色球2019047 八宝一后闯关 pt电子游戏技巧经验 德甲汉诺威96vs沃尔夫 南特商学院 广西11选5开奖合法吗 广东体彩 香港赛马会提供六和 qq游戏台湾麻将 捕鱼王游戏技巧打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