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"ri27m"></dl>
  • <dl id="ri27m"></dl>

    <mark id="ri27m"></mark><small id="ri27m"></small>
     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1.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1. <div id="ri27m"><tr id="ri27m"></tr></div>
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<dl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
          <div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div>
        2. <li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li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sup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3. <dl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dl>
        4. <div id="ri27m"></div>
         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5.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6. 新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重生燃情年代 > 正文卷 第296章 摔斷了腿
              在濱海市的娛樂場所中,嵐韻湖始終是排行第一,不過嵐韻湖的消費太高,普通人,尤其是年輕一代,很難摸到門檻,而且這地方各種規矩比較多,所以年輕人即便是有錢,也不是特別喜歡去嵐韻湖玩,放不開,玩不盡興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尤其是推行了會員制之后,嵐韻湖雖然還是對普通消費者開放,但是沒有一個會員身份,在嵐韻湖總會覺得低人一等,所以它漸漸的就從大眾的消費視野里淡化了,嵐韻湖自己似乎也樂于見到這種淡化,很少再刻意做宣傳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至于,這一兩年在濱海市,除了真正比較上檔次得圈子,一般人想到玩,已經不太會想起嵐韻湖這個地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倒是涌現出了一大批親民的娛樂場所,各有各的特色,比如東城的皇冠,典型的暴發戶去的地方,紙醉金迷活色生香,以大包廂和外國妞陪侍聞名,火車站的新夜,則是平民消費圣地,場地大,門票便宜,社會上三教九流的客人都有,去的大多是廠區一帶的老桿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市場街的迪高樂,是濱海市去年才開的歌舞廳,不過和傳統舞廳里舞池跳國標舞不同,迪高樂是一家‘迪廳’,每到夜色降臨,迪高樂就放起震耳欲聾韻律極強的搖滾音樂,一群年輕男女擁擠在大舞池里,瘋狂的扭動身體,發泄自己的多余精力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里是最受年輕人歡迎的一家舞廳,濱海市新一代的小老板、各路小哥們,都喜歡來這里玩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地方漂亮女孩也很多,有良家的,有社會上的,能在迪高樂釣到女孩,在年輕人嘴里,是一件值得吹噓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宋武今天有點郁悶,從晚上九點開始到現在,兩個多小時時間,他已經被打了三棍子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邀請不認識的漂亮女孩跳舞,被對方拒絕,俗稱‘打棍子’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從上次幫一個朋友忙打架,哪知道那個朋友下手下狠,最后動了刀,廢了那個工廠保安,三個人躲了有一個禮拜,見沒什么風聲,宋武這才敢露頭出來玩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個禮拜他過得可不容易,倒不是說生活條件差,他那個朋友不缺錢,出手也敞,說是躲,其實就是在市里外賓飯店開了個套房,日子過得還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問題是,他那個朋友不是一個人,還帶了一個小妞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尼瑪就很煩躁了,他住套房外間,天天就聽到離間狗男女嗯嗯啊啊的叫喚,躲在賓館里無事可做,早上睡醒了也干,中午吃完飯也干,晚上看電視還干,有時候睡到半夜,里面又開始叫喚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他媽誰受得了?

              今天實在憋不住了,眼看著外面也沒啥風聲,于是就一個人跑出來,來這家熟悉的迪廳,想釣個把小妞去去火。

              哪知道霉運當頭,連續挨了三棍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越是這樣,越是著急,要說平時宋武也不是個特別急色的人,可最近實在是憋壞了,站在二樓欄桿邊上,叼著煙小老鼠眼朝下面的舞池里四處瞄,最后定格在一個穿著松糕鞋,短牛仔裙的女孩身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次他沒立刻下手,而且穿過人群,找到了一個在迪廳里賣藥的家伙,花了30塊錢,買了一包催情藥,說是催情,其實這東西就是麻藥,喝掉之后人會半昏迷,和喝多酒差不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又去吧臺買了兩瓶可樂,這才吸了口氣,露出一個自覺得很有魅力的笑容,朝舞池中間那個短裙女孩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剛從二樓旋轉樓梯下來,還沒進舞池,忽然被從邊上摟住了膀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誰啊?!”宋武很不耐煩的一抖肩膀,哪知道對方力氣很大,像是被一個鐵箍箍住了似的,根本掙脫不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舞廳里燈光昏暗,鐳射燈亂閃,根本看不清對方長得什么樣子,但是從大致輪廓來看,自己并不認識這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宋武是吧?林河在哪?”那人貼著他耳朵問,外人看起來,就像是兩個關系非常好的朋友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他媽誰啊?”宋武警惕性也不弱,右手拿著可樂,左手下意識就朝牛仔褲口袋里面摸,口袋里有一把小匕首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手剛動,右邊又出來一個人,一把攥住了他的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宋武剛要掙扎,左邊那人對著他的胃就是狠狠一記勾拳,宋武渾身一抽抽,頓時彎腰下來,差點被這一拳給打吐出來,然后兩人一左一右夾著他,像是扶著酒醉的朋友,進了男廁所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男廁們后傳來咔噠一聲輕響,反鎖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果這里不是迪廳,而是一家普通的歌舞廳,聲音沒那么震耳,也許有人會在廁所外面聽到里面傳來低聲說話和一些掙扎的聲音,可惜,里面說話的聲音本就很小,掙扎時間也不算長,外面舞曲聲音又特別大,根本沒人留意到。

              過了不到五分鐘,門開了,剛才挾持著宋武的兩個人面無表情的走出廁所,低著頭消失在人群里,離開了迪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操你大爺的,上廁所鎖什么門,在里面日狗啊!”一個尿急的家伙罵了一句,急沖沖的沖進廁所,解開拉鏈,一泡尿放完,渾身輕松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正要離開,忽然聽到邊上一個蹲槽門后面有奇怪的響動,這人眉頭一跳,好奇的趴著門縫看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呦我去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門后,一股糞便的惡臭和酒氣撲面而來,一個哥們癱坐在地上,兩條腿上全是血,臉色煞白煞白的,正在低聲的呻吟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地上還散落著一包白色粉末,兩瓶開了口的可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我草,拉屎把腿拉斷了?哥們你牛逼啊!”尿急的哥們發了幾秒鐘的懵,一身的酒也嚇醒了,然后才反應過來,連忙爬起來,跌跌撞撞朝外跑,抓住一個路過的服務員,急吼吼的說:“你們廁所里有個人受傷了,趕緊去看看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沒多久,迪高樂的老板就得到了消息,趕緊從樓上辦公室下來,掩著鼻子走進廁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不是宋虎嘛?”能開迪吧,老板也是個有勢力的老混混,認識宋虎,看到他這個樣子,非但沒有任何同情,反而很惱火的說:“你他媽給老子惹事是不是!要死滾出去死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宋虎幾乎要昏過去了,咬著牙猶豫了一下,說:“我……我自己摔了一跤,楊哥,麻煩你幫我送醫院去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得得得,趕緊的!”老板不耐煩的揮了揮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三萬塊錢,隨便你去哪,不要再回濱海。”火車站站臺上,韓雷面無表情的把一個牛皮紙包丟給趙小軍。

              趙小軍一句話都不敢多說,臉色蒼白,拿著錢毫不猶豫的轉身上了南下的火車。

              直到火車啟動,窗口兩邊的景物飛快的朝后退,遠處的濱海市火車站已經成為地平線上一個幾乎看不見的小點,趙小軍才長長的噓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次他真嚇壞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俗話說‘不見棺材不落淚’,有兩種情況,一種是真正固執或者勇敢的人,認準就一條道走到黑,哪怕見了棺材也不落淚;還有一種,不是因為勇敢膽子大,而是因為沒見過棺材,不知道怕,抱著僥幸的心理,認為自己不會真正見到棺材,而等真正見了棺材,之前所謂的膽量頓時飛到九霄云外,嚇得兩腿發軟,后悔當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部分人,都是后一種,趙小軍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當初偷中華鱉精,趙小軍還不覺得有什么,甚至被抓被打,他也一副不在乎的樣子,有什么了不起的,反正他從小混社會,被打早就習慣了,進出看守所也是家常便飯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是見到梁一飛本人之后,他多少就有些后悔了,等到真被最后抓進派出所,認定了20萬的盜竊事實之后,他簡直腸子都悔青了,再之后,林河和石娟娟被放出去,由他和劉源兩個來承擔所有的罪過,趙小軍簡直想破口罵娘!

              不錯,盜竊中華鱉精的金點子是他出的,可是林河是拿大頭的,整件事也是林河策劃的,憑什么他能放出去,老子要在這里頂罪?

              這他媽可是十年的大牢!

              一想到大牢,趙小軍就更怕了,他在社會上混,知道一個像梁一飛這樣的大老板有多大的能量,更何況梁一飛還是監獄里出來的,自己要是真被判了,進了白湖農場,誰知道梁一飛會怎么對付自己,死在牢里都不稀奇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幾天在看守所里,他幾乎一直處于這種焦慮和忐忑之中,幾乎要悔青了腸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沒想到,華強廠那頭忽然不予追究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種事其實就是民不告官不究,何況華強廠如果不配合,派出所想調查也沒法調查,最簡單的辦法,只要華強廠說統計錯誤,根本沒丟貨,或者就丟了幾百塊錢的貨之類的辦法,派出所是一點辦法都沒有,查來查去,還惹一堆麻煩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劉源和他被教育了一通之后就放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剛到家,韓雷就找上了門,問他林河幾人的情況,什么背景,常去哪里,有哪些社會關系等等等等。

              經歷了一遭之后,趙小軍即不敢隱瞞,也不想為林河他們隱瞞什么,竹筒倒豆子,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個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就是剛才這個場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捏了捏懷里的五萬塊錢,趙小軍的心里安定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梁一飛這種人不是自己能得罪的起的,他們要干什么,自己不知道最好,少想,少猜,拿著五萬塊錢去特區,不管做點啥,都比在濱海這里混日子來的好!



          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         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          香港白小姐透码
        7.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8. <dl id="ri27m"></dl>

          <mark id="ri27m"></mark><small id="ri27m"></small>
           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  1.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ri27m"><tr id="ri27m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<dl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div>
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li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sup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4. <div id="ri27m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      5.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6.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      7. <dl id="ri27m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ri27m"></mark><small id="ri27m"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ri27m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ri27m"><tr id="ri27m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<dl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i27m"><s id="ri27m"></s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li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menu id="ri27m"></menu></sup>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ri27m"><ins id="ri27m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4. <div id="ri27m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i27m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5. <li id="ri27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i27m"><bdo id="ri27m"></bdo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6. 新疆时时三星综合走势图 白小姐中特网—肖中特 秒速时时平台排行榜 海南七星彩论坛 南昌站街女多少钱 重庆时时杀号定胆 个人网上赌时时彩也犯法吗 冠军打法赛车pk10技巧 一尾中特全年 美职业棒球比分 3d试机号金码最近200 极速一分钟开奖 冠赢十三张免费作弊 对战牛牛规则 韩国美女组合kara 吉林麻将小鸡飞蛋